小貓咪大人

只要能留在你心中



突然來的腦洞,想到什麼寫什麼,且看看,短篇
寫的時候剛好在聽 周興哲Eric的《如果雨之後》




“啊!疼!”Gun咬牙承受著後方的撞擊,未經潤滑就被強行進入的地方早已佈滿血腥,但始作俑者沒有停下的意思

“叫我的名字!”身後的人命令著
“Pha~啊~”
“你在我的身下,叫我的名字,但你想的是誰呢?蛤?!”
Pha瘋狂的衝撞Gun小小的身體,捏著他腰的手力量大到已經青紫一塊了仍然沒有鬆手。Gun咬牙忍著,但眼淚還是因身理上的疼痛不停的流。
“吻我”Pha翻過他的身體命令道。
Gun聽話的輕輕吻過去”啪”一個巴掌搧過Gun的臉頰,嘴邊立刻流下鮮紅的血。
“賤人” Pha起身穿上衣服離開了,留下Gun全身是傷在床上大口喘氣。

“爸比,Gun現在可以過去嗎?”
Off嘆了口氣”過來吧”

Gun跟Pha在一起五年了,感情一直都很好,Pha非常的疼愛Gun,對他呵護備至,但佔有慾也相對強烈。一開始Gun和Off拍戲組成CP,Pha是不樂意的,但因為是工作,也就只是嘟囔兩句。直到最近他發現了Gun的不對勁,他看Off的眼神、越來越不喜歡和自己肢體碰觸,他知道Gun變了。Pha沒有辦法接受,但也沒有勇氣面對,只在每一次見面每一次上床的時候變的越來越暴虐。

“他又傷害你了”Off看著嘴角破皮還有點腫的Gun問。
Gun沒有回答,只是笑笑的看著他。
“我幫你擦藥吧”拿過醫藥箱幫Gun的嘴角上藥,伸手脫掉他的上衣,Off深吸一口氣”太過分了”,看到Gun身上到處的瘀青紅腫Off緊緊的皺著眉頭。
“爸比,Gun不疼”Gun仍是笑的甜甜的看著Off,露出可愛的酒窩。
“不疼,身體都抖成這樣啦還不疼”Off憤憤的想。

“好了Gun要回家了”Gun伸出手,Off主動靠過去,讓Gun緊緊的環住他的腰,在他的胸前深深的吸氣。
"今天也不留下?"
好幾次了,在Gun被"疼愛"過後總是會來找自己,有時候幫他擦擦藥有時候陪他聊聊天,有時候時間晚了,Off會留他下來過夜,但Gun只是笑笑的說"我就是來找爸比撒撒嬌,吸吸爸比補一下元氣"
當然Off也勸過Gun離開那個傷害他的男人,但Gun總是說"Pha沒有錯,是Gun做錯事了..." 問他做錯了什麼,Gun卻只是搖頭什麼都不說,Off雖擔心但也無可奈何。


"爸比,爸比今天可以來陪Gun嗎?"Gun有點虛弱的問
"Off!來幫我一下" 電話那頭傳來女聲
"P'Mook在啊"
"嗯...他今天過來"
"那爸比趕快去陪她"
"等等,Gun沒事嗎?你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的,受傷了嗎?還是生病了?"Off擔心的詢問著
"Gun沒事喔,只是有點累,爸比不要擔心"
"這樣啊,那P明天帶你出去走走好不好,我們去海邊玩,再帶你去吃好吃的,晚上可以再看場電影"
"嗯嗯嗯"
"那你早點睡,明天要玩一整天呢,晚安Gun"
"爸比等等"
"嗯?"
"爸比...Gun最喜歡爸比了"
"嗯,我也喜歡Gun喔,早點休息"

夜晚聽著身旁的人均勻的呼吸聲,Off有點出神"Gun沒事吧?"擔心的情緒讓他沒能馬上入睡"明天帶他去那間他說了好久的日料吧,雖然價格...算了,Gun那個貪吃鬼一定會很開心"腦海中浮現出Gun笑出深深酒窩的甜甜笑臉,"再好好抱抱這個愛逞搶的小傢伙",Off心中有了計畫便安心的沉沉睡去。

"呼...呼...哈哈哈..."Gun斜躺在沙發上大口喘氣,腰間的水果刀深深的埋在Gun的身體,血液將白色T-Shirt染紅了一大片。今天Gun跟Pha起了爭執,Pha氣的失控了,壓著Gun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就往他身上刺,等到Pha反應過來已經滿手鮮血,他嚇的轉身逃離了現場。
"爸比對不起啊,Gun好累了,可能要失約了"Gun想著輕笑出聲"以為能見爸比最後一面呢,不過,這樣一來爸比就不會忘記Gun了吧"蒼白的臉上露出淺淺的酒窩,任由無力的手臂垂下擺盪在沙發邊..."再見"







OG 能不能愛我-小番外

吸血鬼奶爸vs折翼天使寶寶



“爸比~”

穿著圍裙在廚房切菜準備晚餐的OFF,瞪大眼睛看著突然撲上來從背後抱住他的GUN。

“寶寶,你叫我什麼?”

“爸比呀!”小腦袋在OFF背後磨蹭兩下

”你看,你每天照顧我的生活,我又是你的寶寶,那你不就是我的爸比嗎”


為什麼幾百年過去了你還能給我驚喜,讓我吃不膩啊

“沒在廚房試過,我們來試試吧”OFF露出獠牙

“啊~爸比啊~“

本想在嘴上佔點便宜吃吃豆腐的寶寶,被”就地正法”了


~~~~~~~~~~~~~~~~~~~~~~



實在太想聽滾寶寶叫爸比啊~

OG 能不能愛我(五)完結

OFF離開了,就像以往任性瀟灑的他一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小木屋。

OFF離開的那天,GUN呆呆的在床上躺了好久,即使手上的束縛已經沒了,但他仍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發愣,直到白天的陽光刺痛了他的雙眼,他才蜷縮著身體痛哭了起來。

OFF回到古堡,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管Krist怎麼敲門問他發生什麼事都沒有回應。直到隔天晚上

”伯爵大人不好了你快開門啊!GUN出事了!”

Krist告訴他GUN被妖狼族的抓走了,就在他們殺死那頭黑狼的那座森林裡。原來那天GUN殺死的那頭黑狼,就是妖狼族族長最小的兒子。

OFF聞言立刻衝了出去 ”GUN現在的身體狀況…”OFF越想心裡的不安越來越重。

森林深處,以一團營火為中心,搭建了大大小小的木屋,這是妖狼族的聚落。OFF被指引著帶到了一間最大的木屋。

“JUMPOL伯爵好久不見,怎麼有空過來啊” 眼前的妖狼族族長是個蓄著絡腮鬍,身型魁武的中年男子,他躺臥在臥榻上,身旁還各摟著一個衣著暴露的女子。

”我來要回我的人” OFF看向後方,大床上綁著一個滿是傷痕看似已經昏迷的人。

“哈哈哈,我們這邊怎麼會有伯爵大人要找的人啊!”看著OFF眼神的方向”難不成是那個小天使?”

“是,放開他” OFF像是命令一般說道

“那可不成啊,他殺死了我寶貝兒子,我怎麼能輕易的把他放走”

“他可是天使長的弟弟,你殺了他,天界不會放過你的”

“那我不殺他,你看他比這些女人還漂亮,等我玩膩了,我雙手奉上還給他們”

“你,不!准!動!他!”

OFF說著眼珠變的血紅,獠牙也露了出來,手裡出現一把黑色長劍。妖狼族族長也立刻變身成一頭巨大的黑狼張開狼牙撲向他,兩人纏鬥了一陣雖都身受重傷但仍不分高下。

突然間,OFF瞄到大床邊站了一個人,手持一把劍就要往床上的人刺下去,他衝過去來不及用劍擋住,只能用自己的身體護在那個人身上。長劍刺穿OFF的胸口,一大口血吐出來噴在GUN的臉上,昏迷的人醒了,一睜開眼看到的就是OFF擋在他的上方,一把劍插在他的胸口。

這時候收到消息的Singto也趕到了,看到天使長帶著一眾大天使過來,已身受重傷的妖狼族族長戲謔的笑著 ”還給你吧,天使和吸血鬼!哈哈哈哈哈哈” 帶著族人離開了。

已被解開束縛的GUN扶著倒在地上傷口仍不斷在冒血的OFF,讓他躺在自己胸口。
“你為什麼要來?你為什麼要救我!”GUN哭喊著看向懷裡蒼白虛弱的吸血鬼伯爵

“咳!”要開口又吐了一口血

“你不要說話不要說話了”GUN斗大的淚珠不斷冒出,從眼角滑落滴在OFF的身上

“原因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我愛你啊” OFF虛弱的看著GUN,伸手撫上他的臉,擦去他的淚水。”不要哭了我的天使” 說完撫著他臉的手無力的頹然垂下…

“你不要離開我,求求你不要離開我” GUN抱著OFF哭的聲嘶力竭,Singto進門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哥~我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Singto無奈的看著傷心欲絕的弟弟”你讓開,讓我看看”

“氣息很弱…”

“哥~”GUN哭喊著

“如果我救他,我要你答應我,跟我回去”

“只要能救他,你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雖然違反天界律法一定會受到嚴重的懲罰,但Singto實在不忍心看到心愛的弟弟現在這副模樣。
將法力集中於OFF胸口的劍傷,花了些時間,Singto也已經滿頭大汗,看著身旁神情緊張的GUN說
”好了,只是暫時身體會比較虛弱,休養一陣子就沒事了”

“哥,謝謝你” 這時,躺在地上的OFF也悠悠轉醒。

“寶寶?”

“你醒啦” 看著臉色蒼白的他,GUN還是沒忍住眼淚

“我在門口等你” GUN看了Singto一眼,點點頭

“Singto救了我?”

“嗯,我等等會請Krist來帶你回去,你要好好休息,雖然暫時沒有大礙但你的身體還很虛弱”

“你呢?”OFF查覺到GUN話裡的不對勁,坐起身看向門口的Singto

“我…要回去了”

“回去?回去哪裡?你什麼時候會再回來?”OFF驚恐慌張的輕輕搖晃著GUN的身體,GUN只是低著頭不敢看向OFF,閉著眼睛搖頭掉淚。

“該走了” Singto的聲音在門邊響起

“不行!”OFF大吼了一聲,緊緊的抱住GUN不想讓他離開。GUN甚至感受的到OFF抱著他的手在顫抖,他是真的很害怕失去他。

“你以為你現在阻止的了嗎!”看著Singto往他們的方向走來,拉著GUN起身,就要把他拽走。

突然,GUN甩開他的手,張開翅膀

“你答應我…”Singto話還沒說完,就看到GUN手裡突然出現長劍往身後一揮!

他斬斷了一邊的翅膀!

“你……” Singto震驚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哥,對不起” GUN聲音很輕,但Singto聽的出來他語氣中的堅定 ”我知道你出手救他已經違反天界的律法,你是天使長一定會受到嚴重的懲罰,你們兩個都是我最愛的人,我不想看到你們任何一個受傷”

“你知道你這麼做,意味著什麼嗎!” Singto幾乎是大叫出聲

“我知道…”

Singto看著眼前似乎仍是他最寵愛的那個愛闖禍的弟弟,但又好像哪裡不一樣了。他深吸一口氣,語氣平靜的問 ”你這麼做值得嗎?”

GUN抬頭,露出深深的酒窩對他說 ”哥,等到哪一天你遇到那個他,你會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Singto離開了,GUN才頹然跪下,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害怕而不住的顫抖。

OFF緊緊的抱住他,他為了他折斷自己的羽翼,他無法再回到天界他曾經歸屬的地方,他甚至失去他原有的身分,OFF眼角的淚水無聲的流下,但他親吻他的頭頂堅定的說 ”以後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你永遠都會是我的天使”


~~END~~

謝謝各位小可愛看到最後啊~
第一次寫文,有人喜歡我真的很感動😭
謝謝你們的喜歡❤️☺️


OG 能不能愛我(四)

故事背景大概是18世紀的歐洲,沒有認真的去研究歷史
OOC,完全個人腦洞,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甜蜜溫馨的小日子持續了幾個月,雖仍有些妖物肆虐,但再沒有因為失血過多身亡的事件出現。

某天早上,還躺在床上的GUN被一陣敲門聲吵醒,看了一眼身邊還在睡的男人,昨天晚上因為跟妖物打鬥,不小心受了一點點小傷,男人一路跟回了自家小木屋,堅持要留下來照顧他,想起男人昨晚幫他上藥時皺著眉頭小心翼翼的模樣,心裡就生起滿滿的暖意。在男人被瀏海覆蓋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GUN下床走出去應門了

“哥!你怎麼來了”

“來看看我的蠢蛋弟弟這麼久沒消息是不是被怪物吃掉啦”

“我打破了你那麼心愛的古董花瓶,我以為你不會理我了”GUN抓著天使長大人的手臂搖晃著撒嬌。

一直用寵溺眼神看著GUN的天使長突然眼神一冷,越過GUN的頭頂瞪著前方。

GUN轉過頭便看到OFF抓著頭從房裡走出來,
“他怎麼在這裏?”

“他他他…他是我在人界的…好朋友,那個…人類的壽命很短,我是不是能…”GUN太過於慌亂,以至於沒察覺天使長大人話語中的不對勁

“他不是人類”天使長大人打斷了GUN的回答

“好久不見了Singto,哦不對,天使長大人”GUN聽到後面傳來男人冰冷的聲音

“好久不見JUMPOL伯爵”

GUN驚訝的轉頭,看著這個熟悉又突然變得陌生的男人。憤怒、羞愧、失望太多太多的情緒一下子湧了上來,讓他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走,你現在跟我回去“Singto抓著GUN的手就要離開

“不行!他不能跟你走”OFF立刻上前想要抓住GUN的手,Singto一把將GUN護在身後,拔出腰間的劍就向OFF衝了過去。

纏鬥了一會兒,一直在旁邊低著頭,呆呆站著的GUN突然抬頭“不要打了!”兩個人瞬間停手同時看向他

“哥,你先回去吧,事情我會處理好,任務…我會完成的”

Singto仍是不放心的看著GUN還想說些什麼。

“不用擔心,他再怎麼恣意妄為,也不會蠢到去殺死一個天使,毀了這麼多年吸血族與天界的約定”GUN說完,Singt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無奈的轉身離開了。


屋子裡兩個人都沈默的站在原地沒動,看著對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寶寶“OFF嘆了口氣輕輕的喚了一聲

GUN眼眶立刻滿是水霧,斗大的淚珠再也忍不住的不停落下。

OFF看見,心疼的將他緊緊摟在懷裏。

“你為什麼要騙我!”GUN哭喊著捶打他的胸口,“我本來想要求哥哥讓我留在人間陪你度過餘生”

“現在還是可以啊!”

“不可以!”GUN抬頭瞪著他說“你殺死這麼多人類,而且天使和吸血鬼!自古以來的敵人,根本就是天地不容”

“但我是真的愛你,我只是想要你陪在我身邊”

“你不要說了!你愛我?呵呵,你真的有感情嗎?你根本從頭到尾都在騙我”說完GUN手中出現一把長劍,直直的就往OFF胸口刺去

“你要殺我?”OFF側身避開,喉嚨像是被灼燒一般,他艱難的開口,聲音嘶啞痛苦

“是”GUN繼續揮舞手中的劍,沒有手下留情,似乎真的要致他於死地。

OFF像是受傷發狂的猛獸,眼珠變成了血紅色,尖利的獠牙露了出來,指甲像利爪一樣變得又尖又長就往GUN身上揮去。

GUN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不一會兒功夫衣服已經殘破不堪,嘴角、胸口、大腿血液隨著傷口不斷冒出,他捂著胸口喘著氣說“我輸了,你殺了我吧”

OFF看著他決絕冰冷的眼神,他笑了

“呵!殺你?我有蠢到去破壞約定嗎?”

“那你想怎樣!!”

OFF沒有回答他,只是一把把他抓起摔在床上

“你到底想幹嘛?!“GUN滿是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OFF

“我要你陪我”

說完,像是有無形的繩子,把GUN兩手綁在床的兩側,任他用力掙扎也掙脫不了。

OFF欺身上前撕爛他身上本就殘破的上衣,露出他還在流血的白皙胸膛,「真美」OFF居高臨下的讚嘆眼前的美景,他開始低頭舔吻GUN身上每一處傷口,經過那兩處粉嫩的紅點,還刻意的用力吸吮,引得GUN不由自主的輕顫。

他呼吸越來越急促,但仍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OFF捏著他的下巴讓他側過頭,露出漂亮的頸脖,露出獠牙一口咬了上去

“啊!”GUN痛的驚叫出聲,但下一秒痛感隨即消失,緊接而來的是漸漸升高的體溫,甚至某處竟隱隱的騷動著。他驚訝的瞪大眼睛,OFF收回獠牙,舔舔那還在冒血的洞口,在GUN耳邊用低沈魅惑的嗓音對他說

“當我在吸血的時候,會釋放出像催情劑一樣的毒素,怎麼樣,感受到了嗎?”

GUN對上OFF滿是戲謔的眼神,猛的一陣掙扎,企圖掙脫手上的束縛“你竟敢這麼做!你放開我!”

“你都已經恨到要殺死我了,我還有什麼不敢”

說完不顧GUN的掙扎,他低頭封住已經被咬的出血的紅唇。GUN身體裡不安騷動的情慾,已經讓他神智漸漸模糊。OFF離開他的唇開始啃咬他身體的每處敏感點,GUN大口的喘氣眼神恍惚的看著前方,當OFF第一次進入他的身體,撕裂般的疼痛,讓他羞憤的流下了絕望的淚水。

OG 能不能愛我(三)

故事背景大概是18世紀的歐洲,沒有認真的去研究歷史
OOC,完全個人腦洞,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OFF算是Krist的救命恩人吧。

當年還只有三、四歲的他,因為是人類和吸血鬼的混種,被當地的村民當成怪物一般的追殺,他的吸血鬼母親為了要保護他逃跑,被村民抓到釘在木樁上放火燒死了。

躲在遠處的Krist沒有流淚,他想起母親總是告訴他,不要輕易掉淚,那只會顯示出你的懦弱,你和別人不一樣,只能堅強才能保護自己。

他看著躲在村民中瑟瑟發抖不敢出聲的那個叫做父親的男人,人類就是一個軟弱無情的物種。

從此以後,他對人類就再無任何的好感,這也是為什麼後來OFF要他尋找「美酒」時他沒有太大的抗拒。

躲在暗巷裏看著這一切的Krist,他其實一直在發抖,畢竟再堅強也只不過是個三四歲的孩子。

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妖氣,他抬頭一看,一個穿著一身黑的精瘦男子從他面前走過,他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也許直覺男人強大的力量足以保護自己,他伸手拉住了男人的衣角。

男人低頭看了他一眼又瞟了一眼身後的情景,便繼續緩緩的向前行。

他沒有甩開自己,Krist就這樣跟著他走,一起生活到了現在…



隔天GUN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被抱在一個男人的懷裡,他嚇了一跳,推開眼前的人掙脫他的懷抱。

“嘶…”動作過大扯動了胸前的傷口,包裹的白布上又滲出一點點血跡,GUN摀著胸口抬起頭,就對上撐著頭帶著戲謔眼神看著他的OFF

“你怎麼在這裡!”

“這是我的房間我的床,我為什麼不能在這?”

GUN說不出話來,只能滿臉通紅的瞪著他。

“好啦,你身上的傷口又流血了,先幫你重新包紮”

沒等GUN反應OFF下了床拿著醫藥箱往他身邊走去。“啊!你的傷!”

因為OFF身上穿著白色的長袖裏衣GUN看不到他的傷口,正想伸手去拉他衣服,OFF立刻握住伸過來的手,緩緩把他放下輕聲的說,“我沒事,只是一些淺淺的傷口,Krist已經幫我上過藥了,你別亂動,把手舉起來我幫你重新包紮”

OFF拉著他開始動作,GUN也就沒再多想任由他幫自己解開已經被血浸透的白布。

解開白布白皙的胸前那道大大的傷口突然讓OFF覺得有一點刺眼,但正冒出的一滴滴血液又讓他忍不住俯下身想要舔吻,GUN看到他的動作,半撐著身體往後退了一些但立刻被身後的床頭擋住,

“你又要幹嘛?!”GUN警戒的看著他

“不是跟你說過了,止血啊”OFF還是俯身舔了上去

“吃早餐囉~”當Krist推開房門看到的就是,GUN因為吃痛仰著頭吸氣,一手因為想推開而將手放在自己胸前的男人頭上。

“啊!“這樣曖昧的姿勢讓Krist叫了一聲就要退出去。

“等等!你別走”GUN立刻叫住他
“你,過來幫我包紮,你!”推了推OFF的頭“出去吃早餐!”

GUN受傷休養的這段期間,OFF以他是他的救命恩人為由,不容他拒絕的將他留在了酒館照顧。

這段期間OFF沒少對GUN毛手毛腳,坐著的時候摟著他的腰,低頭在他脖頸間聞他的氣息,他感受的到OFF的呼吸噴在脖子上,有時候甚至是嘴唇,濕濕癢癢的,總惹的他一陣臉紅輕顫。

換藥時總是先舔舔胸前的傷口,就算現在傷口已不再滲血,但就好像已經成了習慣,每天總是要這麼做最後再抱著他入睡。


“我的傷好了,該離開了…”某天三個人在餐桌上吃早餐時GUN說

“嗷!為什麼要離開!你就在這裏住下啊,反正Boss有錢,多你一個也沒差多少,不然你也可以在酒館工作啊!”

這陣子相處下來Krist是很喜歡GUN了,兩個心智年齡差不多,在一起總是吃吃說說笑笑,GUN傷好一點的時候也會幫忙Krist廚房裡的工作。

總是像個冰塊一樣的Boss,最近好像也有了溫度,甚至會露出溫柔的微笑,只是不知道他自己有沒有察覺。

三個人相處的這段時間就好像真正的家人,讓Krist感受到沒有感受過的溫暖,甚至都忘記了各自的身份…

“我…還有任務…“

語畢,Krist沒再說話,OFF始終低頭吃早餐不發一語。

GUN離開幾天了,OFF莫名的很煩躁,他不明白這是什麼樣的情緒。他想他脖子有點甜甜的奶香味道、想輕輕舔吻他胸口時微微顫抖的反應、想抱著他溫暖的身體能安心的入睡,即使他不是真的需要睡眠。

自從GUN離開後OFF沒再住過酒館,待在古堡整日就是躺著,但腦子裏這些思緒讓他快要失控。他決定出去狩獵,或許是太久沒有血液的補充才會這樣他告訴自己。

午夜,GUN巡視著街道,經過那熟悉的酒館GUN有點躊躇著是不是要進去看看,因為離開的當天OFF的不發一語讓他很受傷,好像那幾天的溫暖都只是自己的幻想。

“他們照顧了我這麼久,離開前也沒正式道過謝,就去問聲好道個謝也是應該的吧”這樣告訴自己後GUN往酒館前進。

在靠近酒館旁的巷弄時,GUN聽到女人的呻吟聲,他看向聲音的方向。

暗巷裡男人的手放在女人的脖子將她壓在牆上,低著頭像是在親吻女人的側頸。

“在公共場合就…“GUN皺著眉頭想。

正想快步離開,但下一秒他愣住了,抬起頭的男人側臉,是OFF,OFF感受到視線立刻收起尖利的獠牙轉頭看向來人,對上的就是GUN驚訝、好像還有一點受傷的眼神。

GUN跑了,OFF想也沒想便追了過去。Krist曾經問他”你看向GUN的眼神,那是在你身邊這麼多年我不曾見過的,你…是不是動情了“

動情?他不明白那是什麼,他一出生,就是一個擁有貴族血統的純種吸血鬼,所以他有強大的法力,雖然不需要以吸血維生,但血液對他們來說,像美酒,沒有不會致命,但會上癮。

他挑選漂亮的男女,讓他們心甘情願的在自己身下美麗綻放,在最美的時候吸食他們的血液,之後再像垃圾般隨意丟棄。但他從來不親吻這些人類,也不曾執著過任何一個人,也就不明白那是什麼感情。

但當他目光對上那雙濕潤受傷的眼睛,這幾天想念這個人想到發狂的情緒,一下子通通湧了上來,他發現自己執著這個人身上的香味、甜笑的酒窩、害羞時瞋怒的眼神,他不要他露出那樣受傷的眼神,他想要這個人所有的美好,如果這就是動情,那對他,就是吧!

抓住GUN的手“你為什麼要跑?”

“我才不想打擾你們”GUN低頭微噘著嘴不想看他。

一開始OFF還有一點擔心GUN會不會看到他是在吸血,但看到他的神情OFF開心的壞笑“你嫉妒了?”

“誰嫉妒啦!”GUN甩開OFF的手就要走,OFF立刻用另一隻手拉了他一把,從背後將他擁入懷裡,在他頭頂上輕吻了一下,又在他耳邊低聲說道”你真可愛“,不等GUN反應,OFF就逕自拉著他往酒館二樓房間走去。

一進房OFF就把GUN推倒壓在床上,GUN瞪大著雙眼看著他
“你要幹嘛!”

“我想你”

說完就封住那似乎還想說些什麼的水潤紅唇,廝磨吸吮,像是要把這幾天空虛的部份補回來一樣,直到GUN快要喘不過氣OFF才戀戀不捨的放開他,看著他大口的喘氣。

“對不起這麼晚才發現自己的感情,不要生氣了我的小天使“

說完,不同於剛剛狂暴佔有的吻,OFF在還有點紅腫的嘴唇上輕輕舔舐,慢慢往下聞到熟悉愛戀的甜甜奶香味,在上面留下一個濕濕的紅印。

“那…之後不會有其他人囉“GUN睜著水霧霧的大眼睛說道

“嗯,不會”OFF笑著啄了一下他的唇,看他紅著臉露出迷人的酒窩,抱著他摟進懷裡,沈沈的睡著了。

OG 能不能愛我(二)

故事背景大概是18世紀的歐洲,沒有認真的去研究歷史
OOC,完全個人腦洞,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夜晚GUN的小臉換上與白天截然不同的嚴肅神態。

“夜晚是魔物們活動頻繁的時候,除了街邊巷弄我可能還得去森林看看,如果有危險你就躲在我身後,這把短劍你拿著,萬一有什麼緊急狀況多少可以自保”OFF看著他認真的神情只是微笑點頭接下了短劍。

雖然在人界的期間GUN也收拾了不少妖物,但那些都不是最終的目標,所以他仍是認真的巡視著每一條街道巷弄,最後慢慢的往森林深處走去…

忽然GUN感受到身後的妖氣,轉身,樹叢裏跳出一隻有著血紅眼睛,身形像獅子般高大的黑狼,呲著牙朝他們衝來,GUN迅速的移動將OFF護在了自己的後方,抽出腰間的另一把長劍擋住眼前巨大的狼牙

“你快退開”GUN吼了一聲便開始跟眼前巨大的黑狼纏鬥。

OFF默默的退到一邊看著這場打鬥。黑狼妖力不弱,再加上顧忌OFF還在GUN無法展開翅膀全力攻擊,硬是纏鬥了一段時間。

期間雖然沒有受到什麼致命的傷害,但也被黑狼尖利的利爪畫出了幾道深深淺淺的傷口,猩紅的血液染紅了他的衣裳,最後在黑狼跳起張牙舞爪朝GUN咬去的同時,GUN灌注法力在手上的長劍,一把朝黑狼的心臟刺去,黑狼長呼一聲便頹然往一邊倒下,漸漸變得乾癟而後消失不見。

“哈…“ 結束了,但GUN也已經跪在地上氣喘吁吁,但沒待他平復氣息,頭頂突然出現一群吸血蝙蝠俯衝而下,往他的方向飛來,GUN來不及逃開只能低下頭用手護住。

突然,一個黑影閃到他身邊,抱住他用身體擋住了攻擊。

OFF一手抱著跪在地上的阿塔潘另一手舉起短劍向後一揮那些蝙蝠便紛紛離開散去,但OFF的上衣仍是被劃破了幾口子,留下星星點點的傷口。

“你沒事吧!你受傷了!”GUN抓著OFF著急的問

“沒事,你傷的比較重”OFF面無表情的回答

“那些蝙蝠…算了,我們快離開這裡吧“GUN雖然滿腹的疑問,為什麼那些蝙蝠會突然的出現攻擊,卻又這麼輕易的離開?但想想OFF只是一個人類,應該不會清楚狀況便沒再繼續說下去。

OFF扶起GUN朝鎮上自己的酒館走去。

“那個…”

“你傷的那麼重自己也沒辦法處理這些傷口,去我那邊我幫你上藥”
GUN確實已經沒有什麼力氣,也就沒再多說什麼,點點頭跟著OFF回去。

回到酒館二樓的房裡,OFF幫GUN把身上已經破爛的外衣都脫掉,剩下短短的白色裏褲,再用熱水沾濕毛巾幫他擦拭身上的髒污與血跡。

擦到他胸前那道最大的傷口,血液還一點一點的冒出來。“好香”OFF心想,便低頭伸出舌頭舔了上去。

前方的身體輕顫了一下,蒼白的小臉染上一點紅色。

“嘶…你幹嘛啊?!“

“止血”

“有你這樣止血的嗎!”

“嘶…啊…好痛!輕點!”

“……”

OFF幫他擦拭完身體便開始消毒上藥,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下手就不知道輕重,惹的GUN大呼小叫連連的驚呼。

處理完傷口GUN已經疲累的昏睡過去,OFF把他輕輕的放在床上蓋上被子,轉身走出去關上房門,展開黑色的翅膀消失在夜空中。

“伯爵大人你回來了!”

“是誰要你多事”OFF冷著聲問

“看他那麼厲害,正常情況下我應該是打不過,想說趁他受傷的時候攻擊,你看他長的那麼漂亮,他的血一定很香…”
感受到OFF平日冰冷的情緒裡似乎夾雜著一點怒氣,Krist有點不確定的越說越小聲

“他是天使,你打不過是正常的,不要再多事,他是我的獵物”

說完脫下破了的衣服扔在地上,露出白皙精瘦的上身,上面已經看不見那星星點點的傷口。

過了一會兒Krist剛把地上的衣服拿去扔掉,就看到OFF從房裡出來,已經換上一套乾淨的黑衣黑褲往門口走去。

“伯爵大人你今晚還要出去狩獵嗎?”

沒理會krist的詢問OFF逕自走出門了。

OG 能不能愛我(一)

第一次寫文,大家就當打發時間看看就好,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

故事背景大概是18世紀的歐洲,沒有認真的去研究歷史
OOC,完全個人腦洞,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天使GUN ATTHAPHAN 聽命,人界最近紛擾不斷,有人類因血液乾涸而亡,大概是吸血族搞的鬼,去把事情調查清楚,解決了再回來”
”是!!”

好險好險,沒有直接被拔掉翅膀丟入凡間,GUN心裡想著。前幾天在天使長辦公室悠晃,不小心打破了他最心愛的古董瓷器,那是天使長想盡辦法等了一百多年等來的,撞倒的當下以為自已完蛋了,只是被指派個任務,划算划算。

夜晚,海浪拍打著的高聳懸崖邊,矗立著一棟純黑的古堡,古堡裡一個穿著合身黑衣黑褲的男人,翹著二郎腿坐在舒適的單人大沙發,眼神慵懶半瞇著拿著紅酒杯輕輕搖晃,抿了一口

”今天這杯,是位美人ㄚ”

”是,伯爵大人”身旁有著大眼睛的侍從立刻回答。

”但太騷了” 伯爵大人優美細長的手指輕輕一彈,便把酒杯彈進了壁爐裡的火堆,燒毀。

”Krist,我出去走走” 想要一杯好喝的”酒”還是得自己來啊,伯爵大人心想。

”就你還嫌,也不想想你法力高強,要搞定一個人那是輕而易舉,我得費多大勁兒啊,就抿那一口,我還得把人收拾乾淨呢”在伯爵大人出門後Krist小聲碎念著。

將近午夜的街道稀稀落落的行人,GUN認真的在巡邏。說是巡邏也只是每天在這有嫌疑的區域走走晃晃,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要從何找起,只能每天晃晃碰碰運氣。

”嘿,這麼晚了你一個人走在路上很危險的,最近這區域很不平靜你不知道嗎”GUN對面前一身黑的高個子說
”而且你又長得這麼漂亮”

對面的男人始終沒開口,只是看著他用純真的眼神警告著自己,並等他繼續說下去。

GUN心想,這人是不是搞不清楚況ㄚ,便在男人耳邊小聲的說 ”最近這附近有吸血鬼出沒”

男人眼神暗了下,但不是因為聽到有”吸血鬼”,而是當這人靠近時他聞到了他身上的香味,好酒。

GUN只以為男人嚇傻了便沒多想繼續說 ”這個吸血鬼特別變態,專找漂亮的男女下手,所以我說你長這麼好看,一個人在路上走太危險了”

活了萬年以及高強的法力,男人其實並不需要吸血維生,漂亮的人血對他來說就像酒,對於自己想喝好酒而送掉幾條無趣的人命,他並不以為意,變態嗎?頂多只是惡趣味吧。

男人看著眼前睁著亮晶晶的眼睛提醒自己的單純小天使,喔!他當然知道他是天使,雖然對方將氣息隱藏的很好,但高強的法力不是白搭的,況且他身上的味道…

男人露出微笑 ”謝謝你的提醒,我叫OFF,你呢?善良的小天使”

GUN對OFF稱他為小天使已經不以為意,因為待在人界的這段期間,長長的睫毛、深深的酒窩、嬌豔欲滴的紅唇,整張迷人的小臉蛋不知道收到了多少的讚美,天使這個詞在人界對他而言已是個形容詞而非名詞了。

他微笑露出可愛的酒窩說 ”我是GUN ATTHPHAN”。

OFF覺得有趣極了,一個提醒吸血鬼的天使,還露出那種接近無知的純真笑容。你身上的白,沾不沾的上一點點的黑呢?呵!OFF在心裡嗤笑的想著。反正日子無趣,我陪你玩一陣子,也許,酒會越陳越香呢。

”我和人約在前面不遠處的酒館,GUN怕我危險的話願意陪我過去嗎?”
GUN陪著OFF進了酒館,這是一間看得出已有些年代,但內部裝飾得相當有格調的地方,看得出來老闆是個喜歡美的事物且要求的人,GUN莫名的覺得這裡跟眼前的男人相當搭配。

陪著OFF等那個根本不會出現的人,在OFF堅持感謝他的善良之下請他吃了好多東西,又喝了一些酒,GUN就對眼前這個漂亮溫柔的男人漸漸卸下心防聊了起來。

GUN告訴OFF自己是吸血鬼獵人,受這個鎮的鎮長囑託來平息近來的風波,又天南地北的聊了鎮上哪間麵包店很香、哪間花店的花很漂亮等等的日常話題,直到GUN眼睛裡蒙上一層水霧,腦子漸漸昏沉趴在桌子上睡著了,OFF都只是在一旁微笑著聽他說完。

OFF抱著喝醉了睡的昏昏沉沉的GUN上了酒館二樓的房間,將他放在床上,聞了聞他脖子邊因喝多了夾雜著酒氣與屬於他的甜美氣息,OFF伸了舌頭在跳動的動脈上舔了一口。眼神帶著冰冷的寒氣看著睡得毫無防備的人,

”goodnight little angle”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隔天,GUN扶著昏沉還有點生疼的腦袋緩緩坐起身,有點不清醒的看著這陌生的地方,這時眼前的木門正好被推開。

”啊!你醒啦!”Krist拿著牛奶走進房的時候正好看到GUN坐起身。

”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 GUN一臉矇逼的問眼前漂亮的男孩兒。

”這裡是酒館的二樓,你昨天喝醉了吧,是伯..BOSS抱你上來的”

”BOSS?”

”嗯,快起床去吃早餐吧,BOSS在外面等你了”

GUN頂著亂糟糟的頭髮、因為太大件而鬆垮垮的衣服,一走出房門就看到OFF一身黑的坐在餐桌上優雅的吃著早餐。

GUN站在原地用呆滯又充滿疑惑的眼神看著OFF,”這間酒館是我的,你昨天喝多了我就抱你上來休息,衣服是Krist幫你換的” OFF感受到他的視線,面無表情平靜的說道。

正從廚房走出來的Krist給了GUN一個微笑,GUN立刻紅著臉低頭吃早餐。

吃完早餐GUN起身道完謝後準備離開。

”我送你回去吧,”不等GUN開口OFF繼續說道”你昨天的衣服都是嘔吐物Krist已經處理掉了,你應該不會想穿著這不合身的衣服在街上晃吧”

GUN低頭看了一下領口大開、褲管也折了好幾折的自己,又再度滿臉通紅的低下頭,跟著OFF一起走出門了。

上了馬車剩下兩個人的小小空間氣氛頓時有些尷尬,沉默了一陣子GUN開口說”真的很抱歉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

OFF只是看了他一眼嗯了一聲便沒有再開口說話。

就這樣一路沉默的到了GUN的小木屋,GUN下了馬車OFF跟著下車,GUN進了木屋OFF跟著進去,GUN一臉狐疑的看著OFF

”那個…我洗漱一下換個衣服要出門巡邏了,我這邊沒有什麼可以招待你的,你…”

”我跟你去”OFF又是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

”我…”

”白天酒館不營業,況且還有Krist在,我沒事”

GUN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拒絕OFF,只好看著這人自動的在前廳的木桌前坐下,自己趕緊回房迅速的洗漱一下換身乾淨的衣裳帶著OFF出門去了。

雖然已經待在人界幾天了,但路邊的許多小販對GUN來說還是很新奇。邊巡邏邊逛逛這是GUN的日常,況且他長的可愛無害大多數的攤販對他都是特別歡迎的。

逛著逛著GUN好像忘記了自身的任務一般,也忘了這個一身黑,全身氣質跟這市井一點都不搭嘎的男人為什麼跟在自己身邊,只是看到有趣的東西就拉著OFF看,還自顧的跟他解釋那些小玩意兒是什麼。

OFF看著眼前這張被太陽曬得紅撲撲的小臉,跟他說話時興奮的笑開了的酒窩,心裡邪惡的念頭越來越重。

”把他禁錮,看他張開白色的翅膀掙扎,撕開他的上衣在漂亮的頸脖處留下兩個深深的牙印,血順著鎖骨慢慢流下…那畫面多美。”

但看著他的眼神,竟多了一絲絲的溫柔,這是OFF自己都沒發現的。